吳昊
  如果拿一枚雞蛋打個通俗的比方,渝北區好比“蛋白”,那麼北部新區就是裡面的“蛋黃”了。我家在“蛋白”的邊緣,但我從家門口開車去機場,必須穿過“蛋黃”里的人和立交、汽博城、奧特萊斯購物中心和宜家家居……我的一個記者小朋友就住在附近的綠地翠谷,他小兩口結婚,我曾去過他們的新家,那環境真是又“綠”又“翠”,很是生態,要是他倆生個孩子,保準活潑健康。第一次去的感覺像在加拿大開車,嶄新的道路,一路上沒碰見什麼人和車,只有滿眼的綠地和空氣里純凈而飽和的負氧離子,直羡慕得老婆嚷嚷著想搬家。
  但我並不急於鑽到“蛋黃”里生活,因為我家背後就有個袖珍“陽臺”———龍山公園,開春和金秋兩季,每天早晚都去活動活動筋骨,舒展舒展胸襟,足以把滿腦子的俗事拋掉;而且,站在我家窗臺,就能看到我的“都市客廳”———鴻恩寺公園,但我並不希望住在“客廳”旁邊,那裡交通畢竟不如我這裡方便。我只是周末或者家裡來了外地客人的時候,會開車5分鐘把他們接到“客廳”。如果是金秋八月,帶客人聞聞滿園子的桂花馨香,要是深春初夏,那桃紅李白的景緻會令客人流連忘返,然後邀他們登高遠眺,鳥瞰“站著的”重慶,滿足他們的心愿,這比坐在家裡“修長城”愜意得多。
  不過最近幾年,我經常會帶客人參觀我的“私家園林”—————兩江幸福公園,再來一番詩意的溜達。比如吃了早餐,客人問去哪裡?我便賣個關子,去我家後花園!他們會揣著幾分期待,也就5分鐘光景,穿過星光大道,把車停在海王星,對面就是了。
  你千萬別多心,我曾在海王星大廈的一家通訊傳媒外包公司兼職過好幾年,每天進出海王星、金星、水星、木星,天王星,自然而然地,把這個美妙的動步公園權當是我的“私家園林”。
  客人們踏上休閑步道,一准會驚喜,在水泥森林密密麻麻的特大都市,很難覓見這種靜若處子的湖光山色。棧道、迴廊、亭台、休閑步道,懶散溫情地環繞著一池的清泉碧波,蜿蜒的石板路,你繞著湖水悠悠地轉一圈,鞋子上一塵不染。周身出點毛毛汗,爽極了。一路拍下無數鏡頭,詩情畫意全在裡邊了。每次來,都會看見七八對新人,倒在綠地花間,用各種親昵的姿態,盡情擺拍婚紗的浪漫。這幸福無可替代。
  照母山前音樂噴泉廣場吸引著游人圍了過去,但一問,觀賞噴泉天黑才開始,我們乾脆回家打個盹。等再來的時候,絢爛的夜景華麗登場了,五光十色的水柱,五顏六色的燈光,變換著各種夢幻造型,那是一場聲與光的舞蹈,電子音樂的節奏時而強勁,時而舒緩,我們被挑逗得興奮起來,圍觀的人們漸漸參與,轉動腰肢,扭著屁股,甩著腦袋,集體狂歡的氛圍迅速傳染,快樂到不由自主。這個“宇宙”真卡通,依然像一枚神秘的金蛋;周遭幾大“行星”,依然像蛋白,環繞著那一汪深潭,依然像蛋黃……
  不久前,小妹從深圳回來探親,她哪裡都不想去逛,她知道重慶除了高樓密集,就是人滿為患,她去深圳20年,就是受不了以前重慶的髒亂差和不見陽光的沉沉陰霾。可車到行星系列建築群一帶,她驚訝了半天,問我這是重慶哪裡?怎麼有點置身班加羅爾的感覺?我立刻變成了導游,沒錯,沒錯,班加羅爾不就是印度的硅谷、著名的軟件“金三角”?微軟、惠普、3M、Infosys等世界知名企業都在那裡設立了辦事處……其實我早就讀過《世界是平的》,托馬斯·弗里德曼在書中描述了當代世界科技和通信領域如閃電般迅速的進步,使我們已經生活在一個“插上插頭就可以和世界連通”的時代。而這裡,正是重慶的班加羅爾。
  她不停地感慨,這裡變化實在太大。我繼續介紹,這一帶,環境優雅美麗,現代感十足,幾大“行星”為亮點的偌大軟件園區,更是重慶崛起的新地標。她突發奇想,要不這樣,乾脆退休之後回來算了。這個念頭來得太突兀,我問她是不是心血來潮?她說重慶跟她在這裡上大學的時候,完全不一樣啦,回來的事情,是得考慮考慮。
  (作者單位:重慶日報報業集團)  (原標題:我的都市客廳和私家園林)
創作者介紹

hg22hgeia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